當前位置:白鯨出海 > 資訊 > 正文

我們正在見證美國互聯網的終結之始嗎?

Ningkailun  ?  ?  原文鏈接

原創:西昻翔  

來源:Yourseeker 

編輯寄語:作者通過6個比較有意思的小話題來探討互聯網,涉及到最近比較受關注的TikTok、蘋果,文中還有一些想法來自于海外知名的科技評論人,值得思考。

美國互聯網的終結之始

猛地一看,這么大的話題還真沒多少人有資格談。好在本文作者,前 A16Z 合伙人 Ben evens 是有底氣的。

如果我們認為互聯網普及的標志之一是全球大概有了 1 億臺 PC,那我們會發現,當時一半以上都在美國。所以,雖然網絡(web)是在瑞士發明的,計算機(computer)是在英國發明的,但互聯網(internet)在很長一段時間是“屬于”美國的。

在互聯網的前 20 年,美國公司創建了大多數重要產品和服務(全球意義上)。這個階段,美國文化和法律伴隨著互聯網一起對外擴張、征服,并且占據了主導地位。

但現在呢?有 80-90% 的互聯網用戶不在美國,單單中國的手機用戶數就超過了美國和西歐的總和,更不用說,各個行業躍躍欲試掀起變革的創業公司早已遍及全球。

與此同時,互聯網對人們的真實生活也開始產生重要且深刻的影響。以一個好玩的數據為例,截至 2017 年,美國有 40% 的戀愛關系最初是在線上結識的。

Ben evens 認為,這帶來了一個最重要的結果:

互聯網產品及其背后技術不再單單受制于美國法律,各個地區和國家都會開始爭奪主導權,不只是基于本地,而是所有本國產品可以輻射到的疆域。

夸張一點說,過去是“炮彈所及之處,國權亦及焉”,現在則是“互聯網所及之處,國家利益必要爭取”。

TikTok 的當下爭端就是最直接沖突的體現。這是美國人第一次真正使用一種非本國創建的媒介與大眾(尤其是青少年)打交道。

美國政府在 2020 年如何對待 TikTok、如何平息這場爭端,將會產生深遠影響。因為這不可能是最后一次。

對美國而言,互聯網在過去是一項出口性產業,現在則是競爭性產業。這就是為什么標題會說,當下是美國互聯網的“終結”。

TikTok 2020 上半年全球透明度報告

雖然圍繞 TikTok 的交鋒還沒有最終定論,但這不妨礙它繼續踏實推進業務。最近看到 TikTok 官方發布了 2020 上半年全球透明度報告,有些數據挺有意思。

首先,這個全球透明度和問責中心的建立初衷就很耐人尋味。TikTok自己解釋說,這是為了建立社區信任,以及踐行科技行業的問責制。發布這些報告,既是為了對社區負責,也是希望讓 TikTok 的很多行動透明化,以確保 TikTok 對所有人都是安全、開放的。

說說這個報告披露的一些讓人大開眼界的數據:

第一,今年上半年,TikTok 在全球范圍內已經刪除超過 1.04 億個視頻,這個數據是 2019 下半年的兩倍多,而這只占 TikTok 平臺總視頻數的 1% 左右(由此可見平臺規模的龐大)。

第二,內容違規的主要原因是涉及色情、虛假信息、仇恨言論及違反“未成年人保護指南”。

第三,這半年時間里 TikTok 收到來自 42 個國家/地區的 1768 條政府要求提供用戶信息的請求。

蘋果商店的“信仰”

iPhone 的出現革新了手機這個品類。主要表現在兩方面:其一,以多點觸摸為代表的界面交互模式;其二,以 App Store 為中心的軟件商業模型。蘋果幾乎以一己之力重塑了手機軟件市場,并由此將可以安全使用手機的人數從數億增加到數十億。

具體來說,蘋果一直在努力解決三類問題:

第一,把軟件放到沙盒中,它們只能執行蘋果允許的操作,而不能欺騙用戶執行“危險”操作,這意味著應用程序變得安全。

第二,借助 App Store 統一分發軟件,用戶獲取路徑單一簡便,不必費心操作。

第三,分散的應用市場將使在線支付變得異常麻煩,而蘋果的解決方案可以最大程度降低這其中的摩擦。

以上這些都為軟件市場的公平競爭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條件。而因為有了信任和規則,整個行業一片欣欣向榮。

但現在,以 Spotify 和 Epic 為首的公司正在和蘋果產生激烈爭執。其實這個矛盾早在 2011 年就被喬布斯預見,他當時也明確一點——蘋果不接受自己無法從中分成的交易。

但時過境遷,當年蘋果的地位遠非今日可比,如今它的市值體量、用戶基數和自己主導的開發者生態已經太過龐大,稍動分毫,便會對其中的參與者產生重要影響。

更何況,今天蘋果的局面,再往前追溯,其實根源在于人們對計算機的一種”宗教“上的分歧——有人就是想要自由,也有人只追求簡單安全。

人類群星閃耀時:為何天才總是扎堆出現?

最近看了一篇文章,探討為什么天才們總是扎堆出現。不要認為天才是均勻分布的,從歷史上看,在特定的時間地點,驚人的創造力和才華會集中式地涌現。

舉三個例子:1)公元前 440 年至 380 年的雅典;2)1440 年至 1490 年的佛羅倫薩;3)1570 年至 1640 年的倫敦。

雅典長于哲學,佛羅倫薩精于繪畫和雕塑,倫敦則對詩歌和戲劇的發展助益良多。這些都是群星燦爛、天才遍地走的黃金時代。

當然,并不是說其他時代/地區不出產天才,而是這三個特定時代實在太耀眼,堪稱恒星紀元。而且因為極廣的連續性和輻射范圍,對當時整個社會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。

所以,促成天才扎堆出現的可能原因是什么?

先猜測,再求證。列出一切有益因素,排除掉顯然不對的,剩下的應該就是答案。

第一個原因,文化繁茂離不開經濟繁榮。有了物質支持,才能談藝術和其他。

第二,外部環境的和平。這顯然有利于哲學、藝術和科學的進步。

第三,自由開放的社會環境。不受國家或宗教控制的自由,或許可以滋養文明。

第四,良好的社會流動性。正常來說,如果階級之間相對可滲透,那么藝術的吸引力會顯著變大。

所有這些猜想,表面上看都合理。但是作者列舉了足夠多的證據,證明大多數都與歷史事實相矛盾。

當然,也有對的。比如能出現這樣的天才紀元,確實要以軍事勝利為前提。雅典人打贏了希波戰爭,以自己是馬拉松后裔而自豪;佛羅倫薩征服了比薩和盧卡,從而開始海上經濟擴張;而英格蘭那時剛剛征服西班牙無敵艦隊,也讓海路安全有了保障。

那內部因素可能有哪些?為了追求嚴謹和相對科學,文章作者想到,繞開當時的社會環境,轉而研究這些天才們自身生活可能存在的共同細節。

原文提出了兩點:教育和社區。而且作者相信,也許,來自社區的啟發的重要性被我們大大低估了。

除了猜測原因之外,文章還費力頗多列了一份天才名單,對名單上的人做了挖掘嘗試并尋找共性,但最后只得到很多相關性極弱的答案。

美國“自媒體”的興起

和國內近幾年內容行業相似,美國這段時間也有不少新聞&出版人才選擇出來單干,比如我之前一直很喜歡的為 The Verge 效力的 Casey Newton,也成了“自媒體”。

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,疫情爆發導致許多傳統新聞出版公司財務負擔加重,棲身于此的記者見證太多的公司動蕩,累了。于是一些有想法的人尋找新出路,自己經營一項業務。

與此息息相關的是海外自媒體基礎設施—— Substack 的增長。這個平臺類似國內的知識星球,幫助獨立寫作者發布時事通訊、分析內容數據以及收取讀者費用,并從中抽成 10%。

據他們披露,大多數時事通訊每年向用戶收取 60 至 100 美元的費用,平臺付費用戶已經超過 25 萬,此外,Top 10 作者的年收入合計約 700 萬美元。

對這個現象最有資格發表評價、也是迄今為止我看到最好玩的一個評價來自 Ben Thompson,他不久前發了條 tweet,大意是說:

“ 紐約時報在時隔 2352 天之后才發表這篇有關 Newsletter 的報道,來得如此之晚?!?/span>

一部 Netflix 游戲紀錄片

繼前段時間在抖音用碎片時間刷完三十而已和脫口秀大會后,最近騰出相對完整的一段時間,看完了之前被朋友力薦的一部 Netflix 高分紀錄片——High Score,也推薦給各位。

據說把視角投向 80-90 年代視頻游戲的紀錄片其實有不少。但問題在于,這么老派的話題,有觀看價值的大多埋藏在數十年前的媒介渠道,現在很難通過流媒體看到;要么就是只專注于游戲世界的某個小領域,視角不全面,看起來不過癮。

好在這部紀錄片填補了遺憾。整個 6 集看下來,我最深的一點感受就是它完全把焦點對準了街機和家用游戲機,而且盡可能把業界容易被忽視的小人物放在了故事中心,但又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和過分冗余,平衡得不錯。

游戲的迷人之處就在于,它是一種通用語言。吃豆人、索尼克、馬里奧、街頭霸王、最終幻想,這些名詞對 80、90 后的意義是相當深遠的。

更重要的是,它們之中,有的還在被當下 00 后、10 后繼續了解,有的或許再也不會了。但這都不妨礙它們曾經出現過。

本文相關公司

Apple認證

本文相關產品

TikTok - Make Your Day

TikTok - Make Your Day

階段:已上線

平臺:iOS,Android

所屬類型:應用


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
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
山东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