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白鯨出海 > 資訊 > 正文

中國資本頻頻布局的東南亞與拉美市場 二者之間有何異同?

B21993  ? 

image001.jpg

在過去一年里,中國和日本的投資者向拉丁美洲初創企業的投資總金額超過 30 億美金。截至目前,得到大量資金注入的巴西已經出現了五家獨角獸企業。隨著這些初創企業進入成長和擴張階段,巴西市場中頭部超級應用之間的競爭也變得越發激烈。

由于容量大且資金充足,美國市場可以幫助同一領域中的多個競品實現迅速擴張并取得成功,同時它們還擁有屬于自己的市場份額。而在拉丁美洲,投資不足的創業生態環境則與亞洲更為相似,少數幾家公司占據著大量的市場份額。此外,這兩個地區還有很多其他相似之處(特別在人口結構和發展挑戰這兩個方面),因此也很容易進行對比。

這兩個地區不僅擁有相似的人口結構(平均年齡都在 30 歲以下),同時消費者也都愿意接納新技術,還習慣進行線上活動。事實上,印度尼西亞和巴西擁有全球最為活躍的社交媒體用戶。

與此同時,東南亞地區和拉丁美洲也依舊面臨著諸如物流、安全、金融包容性和環境污染等挑戰,很多傳統企業也還無法解決這些問題。

正是由于這些相似點的存在,才讓中國和日本的投資者對拉美市場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其中許多企業都是成功的亞洲初創企業的翻版。本文將對這兩大生態系統進行詳細的對比與分析。

在碎片化市場(Fragmented Market)中實現擴張

拉美和東南亞地區在國家數量上相似,人口總量也較為接近(都在 6.5 億人左右)。然而盡管兩個地區人口數量相似,但拉丁美洲獲得的風投資金量卻少很多。不過,拉丁美洲的 GDP 總量(5.8 萬億美元)也是東南亞地區(2.9 萬億美元)的兩倍。

此外,這兩個地區也都存在人口分布不均問題,國與國之間在法律、政府、文化和歷史等方面也有很大不同。東南亞地區有超過 1000 種語言,這是該地區的一大挑戰。拉美地區的主要語種是西班牙語,而葡萄牙語使用者則占地區人口的三分之一。

m55ldbkn0ln21.jpg

這兩個地區的碎片化格局,直接導致各自市場內出現了大量在商業模式上高度雷同,卻又相互獨立的企業;而其中單個國家的金融或政府監管政策也很難跨出國門,形成統一管理,從而讓這些企業的跨國發展變得更為困難。

與此同時,這兩個地區內也只有極少數國家的市場體量可以支撐起本土企業。只有巴西、墨西哥、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這四個國家擁有足夠大的市場,讓初創企業無需踏出國門,便可以發展到較大規模。

這一點也體現在兩個地區的初創企業生態系統上,巴西和印尼分別在獨角獸企業數量、投資量和初創企業活動等方面處于領先地位。其中巴西擁有 11 家獨角獸企業,其中 5 家在去年才成立,印尼則有4家。

不過,只有少量初創企業最終得以踏出國門,而來自中國的投資往往是促成這一結果的主要因素。這其中的代表則是由騰訊投資的印尼共享出行企業 Gojek 和巴西最大的新型銀行(Neobank)NuBank,它們都在 2019 年實現了國際化發展。

為超大型城市提供解決方案

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 50 座城市中,有 38 座位于亞洲和拉丁美洲。這些超大型城市既是該地區的一大象征,同時這些城市也產生了在歐洲和美國都極為罕見的問題與機遇。交通、安全、教育和金融包容性等方面的挑戰對特大型城市的影響尤其嚴重,這也驅使著拉丁美洲和東南亞地區的初創企業想盡辦法,為民眾提供各種服務。

Sao-Paulo-Travel.jpg

與此同時,這些城市也為初創企業創造了獨特的市場機會,讓它們擁有大量潛在客戶,以幫助它們在檢驗自身商業模式的同時實現快速迭代。像 Rappi、Grin、Grab、Picapp 和 Gojek 這樣的初創企業就充分利用了當地對出行和配送的高需求,從而實現了業務的快速擴張。

此外,這些城市的中心區域普遍都處于發展階段,因此也非常適合在未來應用智慧城市、安全和物流等先進技術。

為無銀行賬戶人群進行金融服務

東南亞和拉美地區的超大型城市還有另一個共同點——盡管互聯網和手機的普及率很高,但在過去 10 年間,這些城市的金融包容性卻提升得非常有限。

從柬埔寨國內的 22% 到新加坡地區的 96%,銀行賬戶的普及率在東南亞地區參差不齊。從平均情況來看,東南亞只有 47% 的人口擁有活期存款戶頭。在拉丁美洲,有大約 51% 的成年人在金融機構開立過戶頭。盡管當地居民被認為能夠快速接受全新的解決方案,但很多傳統企業在金融創新方面卻進展緩慢。

據統計,在印尼平均每人擁有兩部智能手機,拉美地區也有多個國家達到了類似水平。同時這兩個地區的互聯網(特別是移動設備)接入量增速驚人,目前已有 65% 的民眾都進行了聯網;而在這兩個區域內的許多城市中,這個數字甚至已經遠遠超過 95%。

這種差距對金融科技初創企業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遇,它們可以為人數不斷擴大的中產階級提供移動金融解決方案。

Nubank5.jpg

在中國國內,移動支付早已成為常態,有超過 87% 的中國人正在使用金融科技服務。雖然東南亞和拉美地區可能遠未達到這個水平,但它們可能會模仿中國的金融科技模式。

騰訊就向 Nubank 和 Ualá 這兩家來自拉美地區的新型銀行注入了大量資金,而螞蟻金融也為 StoneCo 在 2018 年的 IPO 舉動做出了重要貢獻。此外,騰訊和螞蟻金融還在亞洲進行投資布局,自 2015 年以來,它們在亞洲的投資總額已經超過 130 億美元。

在中國,騰訊和阿里巴巴所支持的超級應用正在迫使傳統銀行努力爭奪客戶,而大多數中國人已經選擇通過智能手機來獲取金融服務。拉美地區的銀行往往安于高利潤和低競爭的現有局勢,而像 Nubank、Ualá 和 albo 這樣資金充足的新型銀行則會削弱它們的營收,從而推動傳統銀行的發展。

此外,滴滴出行曾在 2018 年初以 10 億美元收購了巴西市場中的同類應用 99,這讓 Uber 在巴西國內有了直接競爭對手,雙方也為爭奪市場份額而展開了激烈的競爭。

展望未來

雖然在人口規模上與東南亞相似,但拉美地區市場內的資金量卻嚴重不足。在 2019 年上半年,東南亞地區的初創企業共獲得了超過 85 億美元的投資,全年投資總額接近 180 億美元;相比之下,拉美地區初創企業在 2019 年只獲得了大約 46 億美元的投資。

Surge-article.jpeg

資本的缺乏促使市場在每個領域中只能選擇幾個頭部產品,而無法像美國一樣同時容納多個競品的生存。在接下來的幾年里,那些得到投資并實現國際化擴張的初創企業將繼續發展,實現自身業務的跨國布局;與此同時,它們也將幫助該地區的民眾和政府解決在交通、金融、物流等方面的諸多問題。

本文編譯 Southeast Asia and Latin America’s startup ecosystems are more similar than you think。

本文相關公司

阿里巴巴認證

騰訊認證

旗下產品(255款):


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
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
山东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